义马的文化标签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9-02      打印
  □苏浩然 董颍慧   
  
  走在义马市的银杏路,路旁的银杏树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响,驻足观看,形似扇子的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透出勃勃生机,放眼望去,这种古老而稀有的“活化石”正矗立在银杏路旁,静静地记录着义马的发展和变迁。
  
  遥想,亿万年前,义马被森林植被笼罩,银杏树遍布其中,身形庞大的恐龙穿行其间,缓慢地走过了漫长的远古时代。几亿年间,无数物种出现又湮灭,并在地层中留下印迹,成为化石。如果说地层是一本记录远古生命变迁的大地之书,那么化石就是这本书中精美的插图。在义马北露天矿坑发现的古老银杏“插画”,将我们的思绪带到了那遥远的时代。
  
  北露天矿坑位于义马市东南角,这座筹建于1959年的煤矿,到如今已有60余年的历史。就在这样一个地方,世界上最古老的含果实的银杏化石等来了它的发现者。
  
  20世纪60年代初,随着煤矿开采的持续进行,岩石层逐渐裸露,各类轮廓清晰的远古树叶化石开始“现身”;但由于缺乏地质常识,未能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
  
  到了20世纪80年代,随着北露天煤矿剥岩力度的加大,各种地质地貌暴露更加充分,江苏煤田地质勘探四队工程师章志刚、章仁保在北露天煤矿采掘场内发现了大批银杏叶、果实及其他植物化石,并将化石带到南京古生物研究所,请专家帮助鉴定。古生物研究所的周志炎院士和有关人员亲自到北露天煤矿采掘场进行考察,采集标本进行研究。1995年,他和中国科学院的考古专家再次到北露天煤矿实地考察,采集到各类古植物化石70余种,义马银杏化石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在中原地质学上,有一个名词叫作——义马盆地,东西30公里,其中的众多侏罗纪时代的动植物,构成了义马古生物群,在北露天矿坑发现的大量动植物化石印证了这个发现。周志炎院士和中国科学院的考古专家围绕“义马银杏”的起源、发展和演变等问题,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8篇,特别是通过近几十年的研究,已正式确立“义马银杏”化石植物群,确认“义马银杏”是世界上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银杏化石,“义马银杏”“银杏果化石”“义马锥叶蕨”均为世界上首次发现。
  
  在相关单位的努力下,义马银杏在河南省地质博物馆找到了新家,在义马古生物展馆内,它也等来了更多的欣赏者。在这里,我们近距离地看到1.7亿年前义马古生物最真实的模样,从这一片片叶中探寻远古时代的秘密。
  
  距今约1.8亿年的侏罗纪含果实的银杏化石,是世界上已知最古老、保存有果实的银杏化石,其中完整的银杏叶化石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以“义马银杏”为代表的义马古生物群被确定为东亚及欧亚的标准植物群,其研究成果已被国内外最新的古植物教科书、考古史书和专著广泛引用。
  
  “义马银杏”化石在1995年和2000年曾两度被确定为国际植物大会的会徽,这也让“义马银杏”化石闻名世界。
  
  岁月不语,唯石能言。坚忍的银杏走过了亿万年的岁月,见证了大地沉浮,也见证了义马的发展、变迁。轻轻地触摸这一页历史,仿佛打开了通往上古时代的自然之门。如今,银杏树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标签遍布在义马市各个角落,凝聚成坚忍、沉着的文化符号,赋予这座城市求真务实、坚忍不屈的精神。曾以化石能源为生,今因化石保护而美,曾是黄河南岸的“黑珍珠”,化身为如今的“绿翡翠”,义马正从资源型城市逐步转型为能化新城,正如“义马银杏”,在这片土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

( 编辑:sbh )  
  • 上一条:稻谷渐香九月天
  • 下一条:深情·真情·诗情
  • 早安热博体育官网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