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首山庄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9-16      打印
  □董彦礼
  
  在龙首山庄,可以用心灵触摸历史和文化,并透过它们看清我们来去的路,以及照亮这路的光……
  
  ——题记
  
  初秋,再次来到龙首山庄,这个“再次”究竟是多少次,我已无法说清。记得第一次来龙首山庄,这里房不过十几间,与周围普通农家并无多少差异,但它独具地方特色的美食“十三花”,却能“招蜂引蝶”,吸引着游客的味蕾。不管怎么说,总体感觉还是一个小小农家乐的规模和气派。十多年间,卢氏兄弟用心经营,把山里农民的朴实揉进文化人的睿智,龙首山庄也在不断发展中得到完善提升,实现了“华丽转身”,很是让人惊艳。
  
  龙首山庄所在之处,是秦岭之东伏牛之西,南临丹江,北望黄河,属荆楚文化、秦汉文化和中原文化交汇地。这里群山如海,连绵起伏,浩浩渺渺,似群龙起舞,而龙首就在卢氏县瓦窑沟乡耿店村。这龙首高高扬起,傲视苍穹,似有飞翔之势。在龙首下方,一泓溪水常年不息,汩汩流淌,小溪北岸,就是龙首山庄了。房子有用石头做墙的,也有用青砖做的,组成一个建筑群,灰瓦翘檐,颇具特色。前些日子,又请来夜景装饰工,把这些建筑的倩影勾画出来,放在夜幕下的绿色海洋里,如梦似幻,为这偏远一隅的静夜陡增一抹亮丽。
  
  在红色教育展览馆,站在曹靖华先生油画前,可以听到滚滚铁流激荡下,红军战士强渡大渡河密集的枪炮声和爬雪山、过草地那铿锵有力的脚步声,还可以听到那一声带着浓郁河南口音的“月是故乡明”,唤出的一轮明月冉冉升起。曹植甫老先生执教的学堂里,充满稚气的琅琅书声犹在耳边回响。毛泽东和曹靖华在重庆不期而遇,那句因鲁迅为曹老先生撰写的教泽碑文而起的“以不朽之文,传不朽之人”的赞叹,穿越时空和岁月,依旧朗然可闻。李仲美、熊松柏、卢指导员……我看到,许许多多有名的和无名的先驱英雄的足迹深深镌刻在这片红土地上。在这里,红三军旗帜猎猎,红二十五军将士紧跟小货郎陈廷贤穿山过涧,一路向西的身影历历在目。石大山战役的硝烟弥漫在鼻尖,中原突围的喊杀声此起彼伏……置身于这红色世界,注目那锈迹斑斑的大刀长矛、土枪马灯、军用水壶以及泛黄的烈士证书……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我们诉说那一段鲜血染就的历史。
  
  这里存放着古老沧桑的历史。每一件旧物都承载着一段发黄的岁月、鲜活的故事。审视它们,可以看清楚我们民族来去的路。扁担、木叉、簸箕、石磨、木升木斗、坯模子、织布机、纺花车、蓑衣、漏瓢、火杠子、罩子灯、木屐……这些逐渐在我们视野里消失的老器物,被一件一件收藏起来,展示出来,或挂在墙上,或展示在柜中,在我眼中,它们都是活生生的音符,组成了一曲农耕时代的挽歌。“忠”字有线广播匣、“为人民服务”黄挎包、手电筒、伟人头像搪瓷茶缸、大大小小的收音机及录音机、爬满铁锈的电影胶片盒、马蹄表、纪念像章……这些曾经燃烧过一代人激情和热情的文化用品,刻下了一个特殊时代的印记,成为历史长河中一串特别的浪花,既蕴藏着前进的力量,也包含着深思的哲理。
  
  这里书香浓郁,尽管混合着往昔的烟尘和发霉的气味,仍不乏振奋人心的呐喊。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文学杂志和文学作品林林总总,摆满了整个陈列室。在这里,可以聆听文字的心跳,可以触摸文字凸显出的筋骨和脉络,可以和许许多多知名大家进行一次心灵的对话,用心听他们讲述欢乐或悲伤甚至悲壮的故事,然后带你去感知不一样的精神世界和灵魂境地。我知道这里是有光的,而且这光从远古走来,一脉相承地走过来,穿透历史和现实,照耀着21世纪的精神大地,还要照亮我们的未来。
  
  吃,也是有根的,这里的“十三花”就有它的根,它的根就在这一片土地上,数百年生生不息。风行于当地百姓红事白事中的宴席桌面,终于有一天,被卢氏兄弟“嫁接”到了龙首山庄的桌面上。“十三花”取材于当地,黑猪肉、浆水豆腐、红薯、土豆、绿豆芽、土鸡蛋等,经过煎炸蒸煮,十三道美味佳肴,色、香、味完美呈现,宛若盛开的花朵。近年,这里又把当地百姓端午节制作的地方风味美食——槲包加以开发,除了通过快递销往外地,还在十三味美食之外又增加一味,或黍米或高粱或小米,再拌以豆类,用槲叶包了煮熟,红红黏黏,浓香四溢。
  
  那夜,我参加了山庄举办的篝火晚会。熊熊燃烧的篝火点燃了游客和村民的热情,他们跳呀、唱呀,就连四周的群山也受到感染,忍不住随风起舞。

( 编辑:ljx )  
  • 上一条:娘的面罗
  • 下一条:青山恋
  • 早安热博体育官网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